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阅读新闻

中原一点红九尊能源:到贵州打一场翻身仗

[日期:2019-11-20] 浏览次数:

  从去年年底,九尊能源总经理李玉魁终于改变了坚持数十年的日程表,他不再频繁跑山西、跑煤矿,而开始不断往返于北京和贵州。改变的缘由在于,彼时,九尊能源在贵州发现了页岩气田,这是继中石化涪陵项目、中石油川南项目后,在页岩气领域少有的突破。

  “我们也是民营企业中的第一家。”李玉魁喜形于色,拿出手机给记者看贵州页岩气井出气的视频,“这个发现启动了九尊的自我革命。”这个宝贝得来的看似偶然的背后,是一家资历尚浅的民营企业改变思路求生存的故事。

  此前六年,九尊做的几乎都是煤层气勘探开采业务。2008年,曾在中石油勘探局任天然气处处长、勘探与生产公司副总地质师的费安琦自立门户开始创业,浸淫油气领域数十年,他凭经验避开了国企强敌林立的常规油气领域,选择了国内起步不久并取得一定发展的煤层气领域切入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虽然同类竞争者寡,民企在这个领域同样举步维艰。这个注册资本不过500万元的小菜鸟名不见经传,连个敲门砖都没有,难以获得客户认可,进入市场并非易事。为证实企业实力,九尊能源先从做示范工程开始,在陕北吴堡煤田煤层气、四川古蔺煤田煤层气、山西和顺煤田煤层气等多地试验井组取得突破,也陆续得到一些客户订单。

  然而九尊能源很快发现,煤层气勘探开采利润率并不高,平均一口井日产最多2000多方,更要命的是由此带来的投资回报周期长,8到10年能收回成本算快的,一个项目稍有不顺就可能拖垮企业。九尊急需改变策略,李玉魁开始有意参与其它非常规油气业务,通过帮助油气企业或投资公司做页岩气开发的地质评价和咨询,逐渐对全国页岩气的分布和储藏特征有了一定了解。

  贵州页岩气井的发现就是九尊为华电等国企做地质评价的意外收获,自此九尊谋划诺曼底式的大反转:从提供单一的煤层气勘探开发技术走向提供页岩气勘探开发服务——直到2008年,页岩气才被我国列入矿产资源种类名录。

  “涪陵、川南两个项目的进展说明中国是存在页岩气的。”九尊能源总经理李玉魁说,贵州缺油少气,这一发现可能会改变贵州的能源结构,如果量足够大,不仅能满足当地民用和工业用气,还可以输出省外。他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目前国家财政部对生产一立方米页岩气的补贴是4毛钱,如果收支平衡的话,出气越多补贴越高,这些补贴将全部以利润形式进入公司。

  “通过技术分包形成商业开发也是可能的。我们从头做到尾,提供集成服务,这是开拓市场的秘籍。”李玉魁说,很多客户,尤其是做能源开发的投资商,随着油气开放程度提高也加大了在非常规油气中的投资,但他们不懂技术,九尊正好藉此切入市场,填补投资者的技术空白,为其做整体的开采方案。

  不仅如此,九尊能源业务的触角还延伸到了常规油气。过去,这是“四桶油”(中石油、中石化、中海油、延长石油)的天下,民企没勘探开发资质,要入行,想都别想。随着国家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,国有资本最密集的石油行业成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排头兵,民营企业中,九尊最先看到了希望。

  为此,2013年年底九尊进行了事业部改制。过去九尊能源由总部的管理层管理施工队伍,总部作为利润中心,在新的发展预期下,原来的管理模式已经不适应新的形势。去年底,九尊按区域分了七个事业部,把利润中心的权利、创造利润的义务同时下放到事业部,技术生产运行等也都交给事业部。重要的事业部一把手由公司高管兼任,一般由工程师兼任,实行总经理负责制。九尊还计划在未来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改成公司制,如压裂、抽采等事业部各成为一个分公司。

  “九尊的人员原来多是来自石油天然气企业的员工,去年,我们开始从社会上吸收能做工程技术等的各行各业人,包括工商管理、计算机、行政管理等。”李玉魁说,公司的人才结构也有变化,去年招聘了一个博士后和几个高级工程师。

  2013年,在煤层气领域铺垫多年的九尊能源实现营业收入1.02亿元,同比上升13.08%,实现净利润1636.52万元,同比上升14.91%。

  李玉魁预测,九尊今年会加快成长,“销售收入还会持续增长。利润会翻番,中原一点红,达到25%-30%。”增加的渠道主要靠项目的增加和扩展,如吕梁某项目由最先3口井增长到28口井,晋城某项目由起初的2口井增加到60口井。新项目也在出现,目前老项目扩张和新项目增加对利润的贡献了大致是6:4,李预计今年有望变成4:6。从业务结构来看,短期内煤层气业务还是主业,但在未来一两年内,九尊能源希望煤层气业务的营收会由80%降到一半,而非常规油气能顶“半边天”。